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对有关这种动物的消息知之甚

  • 时间:
  • 浏览:133

  电鳗虽然可以通过肌肉放电,但它们不生活在陆地上,更不要说是沙漠了;而对于所有已知陆生动物来说,它们又不完全不具备这种技能。于是否定该种存在的声音越来越大。

  是那支捷克研究团队的领导人,曾针对这种“沙虫”展开过三次搜寻行动。在第二次探险行动中,他们曾尝试使用高性能将这种沙虫从沙漠中轰出来,但没有成功。

  沙虫的不寻常还表现在它的外表,虽然目击者所描述的内容相当的一致,而且中肯,但是却没有人做出细部的描绘,比如沙虫的嘴、眼睛……

  米歇尔·丹·瓦格纳Michael Dan Wagner .... Old Fred

  目击者谈到沙虫时表现得都比较激动,因为他们认为遇到“死亡之虫”能够侥幸存活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就像汉族人说的“不死必有后福”。

  许多人斩钉截铁的一口咬定他们确实见到过“戈壁沙虫”,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种庞大的“虫”,是一种能够从远处藉由口器中设计致命的毒液或者通过尾部发出强电流进行的“异形”。

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对有关这种动物的消息知之甚少

  “沙虫”被认为是:平时隐居沙漠地下,一有它们感兴趣的动静就会出其不意从地面上它制造的大洞中窜出来。蒙古牧民口口相传的寓言故事中:沙虫的出现也是死亡和灾难的征兆;因为它从地底钻出的唯一原因就是它开始觅食了。

  事实上已知的有毒蜥蜴只有两种——钝尾毒蜥和墨西哥珠毒蜴,而且从未有人在亚洲发现过这两种蜥蜴的踪影;至于蚓螈它们都无法长期远离水源更别说戈壁这样的地方了。

  可是,这些都是目击者的一面之词,迄今为止,谁也没有拍到过“死亡之虫”的照片,也没有人深入研究过沙虫的形态。

  无论如何,我对这种的“古代”十分着迷;这究竟是又一个出的,还是有一个知识差异所造成的美丽误会;或是真的有这么一种或几种“绝世”的“大家伙”一直脱离我们的视线,潜伏在今天的地球上。

  有一些品种的眼镜蛇也生活在沙漠里,在自卫时会喷射毒液。但是,这种毒液几乎只有在接触到眼睛时才有,另外它肯定没有强酸那般的腐蚀性,眼镜蛇更不可能电流。

  芬恩·卡特 Finn Carter .... Rhonda LeBeck

  当然这也和没有人能近距离看到它有关系,所有目击者都说它极具进攻性。这已经给来自捷克的一些远征者上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美国电影也一如既往的利用了这种恐怖题材经过夸张的“艺术渲染”,将这一品种的“”版上了大银幕(这个系列的片子叫《从地心窜出》)但是他们所描述的这种生物,又似乎远远偏离了关于这种“死亡之虫”的事实……

  探险家们了解到,当地有很多人是目击者,有些人还有多次沙虫的经历。有一位目击者在不经意间与肠虫有过“亲密接触”,结果他的手臂被烧伤,伤口周围变得铁青。

  2004年那次他花大价钱雇用了能超低空飞行的高性能飞机来拍摄这片无垠无望的沙漠,可是这次劳师动众的大行动也未给他带来任何沙虫存在的。

  Ariana Richards .... Mindy Sterngood

  很多有关学者不认为所谓的“沙虫”是一种虫子,因为虫子需要湿润的空气和泥土,沙虫所处的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他们认为如果蒙古沙漠里果真有这样的动物,那么它更有可能是石龙子,或是一种又像蜥蜴又像蛇具有双重特征的蛇蜥科动物。石龙子、蛇蜥、蚓螈虽然喜欢生活在沙子里,但它们不能分泌毒液。

  事实上过去除了原苏联的一些机构曾就此课题进行过科考以外,蒙古戈壁沙漠的与世的和蒙古的政策已经使外国的动物学家几乎无法到达那里,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对有关这种动物的消息知之甚少。

  理查德德·马库斯 Richard Marcus .... Nestor

  此时,小镇居民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两人是否能帮助小镇居民,打击地心呢?此片集结了杰出的卡司、适得其所的音乐,精彩的动作场面、栩栩如生的特效,以及适时出现的笑料。如同所有顶尖的怪兽电影一般,此片融合了科幻与诙谐,带有50年代露天电影院的气氛与趣味。不久后他们赫然发现,凶手并不是什么犯,而是比犯几百倍的上千只巨形突变怪虫!凯文贝肯(「野东西 」)与佛瑞德华德是内华达州一个叫做「完美镇」上的临时工人,正当他们准备离开这个荒凉小镇,到别处求发展时,却发现当地居民与家畜神秘死亡的尸体,死因皆离奇怪异、不合逻辑。如今的大今非昔比,热衷于此的财阀越来越多,不断的投资建组,组员则舍死忘生地去完成自己的探险任务、成就自己的发现理想,或许就在今天,探险队员已经在科考。它们潜伏在地底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从地心窜出,地面上的人类与家畜!敬请期待。当地牧民说,“死亡沙虫”绝非,它确确实实存在。沙虫蒙古语名字为“Allghoikhorkho”。长久以来,科学家和业余研究人员一直想要找出这种蒙古游牧民族之间流传了数百年的生物;

  蒙古死亡之虫这种传奇曾让很多专门研究神秘的生物学家为之疯狂,他们耗费毕生精力在茫茫沙漠中寻找这种虫的踪迹。这种记载中血红色能吐酸性物质的生物据说有5英尺(约合1.5米)长,身体两端都有尖刺。据传,这种虫子能从直肠中发出闪电。虽然蒙古游牧民们几个世纪以来都报道过它的存在,但是并没有证明这种生物的线]

  此外,他还指出,在一个沙虫时常出现的戈壁山谷中,还生活着带有剧毒的蜘蛛和毒蛇,它们从不人类的出现,并且会入侵自己领地的所有动物。英国人计划到“死亡之虫”出没最频繁的地区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科考。

  迄今为止,对于蒙古“死亡之虫”是否真的存在的问题,188体育官网学界意见不一,所以,这将是每一个研究沙虫的科考组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原住民还说,“死亡之虫”能吐出一种像硫酸一样的腐蚀性体液,还能够瞬间产生强大的电流,足以将一头成年骆驼电死。作为一个离奇的传说“沙虫”的大传如此广泛,每一位目击者对它的描述如此一致。

  Charlotte Stewart .... Nancy Sterngood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有人认为它是某种未知品种的环节动物,作为一种生长的品种,奇迹般的适应着沧海桑田的变化,固执的留在了由古特提斯洋干涸变成的戈壁沙漠上。经进化、特化得面目全非,慢慢演化出了的方式,被这的和复杂的历史尘封于无。

  但生物分类学的历史经验表明,越是合情合理,流传越久远的“”,要给它们验明正身的难度也就越大(非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发现“霍加狓”的过程就是如此)。

  像蒙古戈壁沙虫这样的所谓的“死亡之虫”如果了它的存在,就是旷古绝今的“大事”了;因为,根据所有针对这种动物的传说、故事中的描述,它都是独一无二的品种。

  芮芭·麦克伊泰 Reba McEntire .... Heather Gummer

  然而在1962年美国古生物学者ROY因为人脉关系以及巧合,探究并记录了当时唯一的有关沙虫的科考文献。

  在捷克探险家1990年第一次探险时,遇到了一位老人,188体育官网据他说,沙虫一般在6、7月份出现,还有就是每当降雨之后,Goyo(故业)草(蒙古戈壁开着小黄花的植物)绽放花朵,“死亡沙虫”就会钻出沙子。

  迈克尔·格罗斯 Michael Gross .... Burt Gummer

  “死亡之虫”让我们联想到欧洲人欧洲火蝾螈有剧毒,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当初盛传亚历山大的士兵在东欧战役中就是由于喝了火蝾螈“污染”过的溪水后,几百人丢了性命。

  我知道一个英国出资的小组到“死亡之虫”出没最频繁的地区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科考,试图揭开这个未知的神秘面纱。探险队得到了当地蒙古向导的帮助,他们探险征程上第一个露营地是戈壁上的一处破旧。

  沙虫的行踪和它的长相一样诡秘,原住民也只能在一年中最热的6月和7月里看到它,过了这两个月,它就钻入沙土开始“冬眠”;一般是在雨后地面很湿时才会爬到地面。

  Robert Jayne .... Melvin Plug (as Bobby Jacoby)

  另外,类似的在今天的苏丹同样存在。当地人普遍认为沙蟒蛇剧毒无比,人们只要碰它一下,就会死掉,事实上这种蟒蛇根本就没有毒性。

  如果这些假设,不是蜥蜴和蝾螈、蚓螈,那么它会不会是一种未知甚至是已知的蛇类呢?一些“神秘动物学家”表示,“死亡之虫”符合人们对致命毒蛇的描述。

  试着想象一下,一种类似于蠕虫的动物,粗壮的身体却长达两米,还能突出像强酸一样的腐蚀性剧毒液体,身体缩放射出的电流甚至能够。

  据说沙虫长2米左右,外形就像是新鲜的肠子。既是颜色通常是猩红或暗红色的,在体侧两端还生有突脊。之前提到沙虫可以喷射毒液、并高压电流,因而具有高度性所以又被知情人称为“死亡之虫”。

  我并不是在说胡话,这段描述中的“虫”竟然是源引自古代蒙古游牧部落弘吉刺部(成吉思汗正妻孛儿帖的部落)的恐怖传说。

  当地人关于这种动物的传说已流传了几个世纪,直到今天仍不时有人声称目击到沙虫骆驼和马。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认为“沙虫”应该属于蒙古人“民俗学”的一部分,但是在蒙古戈壁沙漠南部区域的一次最近的远征,发起者声称已经发现了这种奇怪的动物的真正存在。

猜你喜欢